习近平当年在宁德是怎样抓双拥工作的?

2019-06-30
主编:韩晶 编辑:李俊鹏 郑淳
70

微信图片_20190630092855.jpg

19886月至19904月,习近平同志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。在这个“老少边岛穷”的东南沿海欠发达地区,刚满35岁的习近平同志以深入调研起步,以建立“四下基层”制度开局,提出“弱鸟先飞”理念,倡导“滴水穿石”精神,把工作重心放在改善宁德基础设施和人民生活水平上,下决心带领闽东百姓摆脱贫困。今天,党建网微平台和您一起重温习近平同志在宁德抓双拥工作的故事,感受习近平同志求真务实的领导作风,扎根基层、贴近群众的真挚情怀,以及功成不必在我的广阔胸襟。

  采访对象:赵文法,19385月生,山东安丘人。19871月任宁德军分区政委,199012月任福州市委常委、军分区政委,1993年退休。

  采访组:赵政委您好!您和习近平同志在宁德、在福州都共事过,请您谈谈你们共事的情况。

  赵文法:宁德地处福建东北部,依山面海,有1046公里海岸线,300多个岛屿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面对台湾海峡局势持续紧张,福建自然成为“前线”,宁德的三都澳港口成为我国重要军港。我老家是山东的,因为当兵守海防支援边岛来到宁德,一开始在宁德的一个守备师当政委,守备师撤编之后我就到了宁德军分区,比习书记早到宁德一年半。后来他从宁德调任福州,半年以后我也到福州工作,任军分区政委、市委常委。所以,我们在一起共事多年,对他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情况是有一定了解的。

  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当时在宁德和福州工作时,对国防和军队建设提出了哪些观点和措施?

  赵文法:习书记在宁德任地委书记期间,兼任宁德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。在他的领导和支持下,宁德地区民兵预备役和国防教育都取得了好的成绩。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讲他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支持指导情况。第一,他怎样关爱部队;第二,他怎样教育部队;第三,他怎样组织我们军分区系统用实际工作去锻炼民兵预备役;第四,他如何以身作则给部队官兵作榜样。

微信图片_20190630092932.jpg

  采访组:好的。请您先谈谈他关心部队工作的情况。

  赵文法:1988年,习书记刚到宁德不久,针对改革开放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,特别是部分副食品价格放开后部队生活受到一定影响的情况,先后主持召开地委、行署、部队有关单位领导、地方科研单位以及各县支前办负责人参加的工作会议,专题研究制定军队企业优惠政策,帮助驻宁德部队发展生产经营,提高部队生活水平。

  他在福州工作时,市一级有五套班子,他说军分区也是其中一套。他还给武装部吃了“定心丸”。那时候,武装部属于地方编制,这就出现一个问题:由于它不属于军队管辖,干部就不能在军队向上提拔,地方上一般又不需要他,武装部的干部就感觉没有出路。针对这个问题,习书记提出“三个一样”的要求,就是:一样使用,一样培训,一样关心。实际上,他在宁德两年时间就提拔使用了三个武装部政委当副书记。

  他多次强调,抓好双拥工作,关键在领导,他要求各级部门主要领导亲自挂帅、重要问题亲自研究部署、重要工作亲自检查指导、重要环节亲自把关落实、难点问题亲自协调解决。每年元旦、春节、“八一”等节点,他都带领地、市有关部门领导慰问驻宁部队全体官兵和伤病员,召开老红军、军队离退休干部、烈军属座谈会,征求他们对安置工作及地方经济建设的意见,及时将温暖送到他们心坎上。

  习书记每一次到县里调研,只要有驻军,他都会到连队去看看。有一次他到平潭县视察,知道那里有个海防守备团,安排的行程完成以后,他就叫我陪他专门到那个连队去开座谈会,看看有什么事能帮助做。连队的伙房他也去看,猪圈他也去看,就是想知道连队官兵生活有没有保障。每年春节,他的慰问都搞得比较全面,部队的几个大单位他都亲自去,边远的小分队也不会落掉,他没有时间去,就叫我代表他去看望慰问,有什么问题向他报告,他以后都会解决。

微信图片_20190630093007.jpg

  采访组:您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亲身经历?

  赵文法:习书记对干部的关心爱护是非常细致的,这方面我确实有亲身经历。我调到福州的时候,习书记就特别关心我的家属孩子问题。我第一天来报到,第二天习书记就专门为这个事开了一个常委会,叫我去参加。我在会上介绍自己情况,我说我这一辈子钻山洞、守海岛,到福州来“两眼一摸黑”,什么都不清楚。在座的人都笑了,可是习书记不笑,他说: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嘛。”开完会,他马上交代市委秘书长,说:“尽快帮文法同志把家属的事情安排好,这是咱们该做的,需要的话我可以打招呼。”

  其实,他不只是对我的家属随军问题非常照顾,对整个军队这方面的问题都考虑得很周全。1990年,某师搬到福州市,家属就业、孩子上学这些事都存在矛盾。习书记亲自到这个师去解决问题,并提出这些问题要特事特办、马上就办,特殊情况使用特殊办法。习书记给他们解决了300个家属进城和100个子女进城上学的名额,还帮助他们修通了2.5公里的战备公路,我曾在这个部队红四连(夜袭阳明堡战斗英雄连)任第19任指导员,深知部队指战员此时的感受。

  采访组:请您谈谈习近平同志当时是如何教育引导部队官兵的。

  赵文法:抓民兵教育,习书记提出两个原则,一是要扎实,二是要有效果。根据他提的这个要求,我们跟宁德宣传部一起合作,在每个县都搞了“四个一”工程:编写一本乡土教材,把当地革命战争时期包括现在的故事编一本历史教材;制作一部适合群众看的录像;进行一次民兵典型人物介绍;搞一次国防教育演讲比赛。这些举措比较适合群众的特点,特别是国防教育演讲比赛,当时全区9个县先后开展演讲比赛52场,400多人参加,听众达到46000多人,可以说,很好地宣扬了宁德全区军爱民、民拥军、军民鱼水情谊深的优良传统,增强了广大干部群众和驻军指战员的双拥意识。

微信图片_20190630093052.jpg

  采访组:请您再讲讲习近平同志当时对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采取的举措。

  赵文法:习书记对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有独到的见解和举措。他提出,分区系统要用实际工作去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,具体在经济建设、社会治安、抢险救灾几方面,闽东脱贫致富是重要任务,来一个推动经济发展的“军民大合唱”。他强调,要充分发挥闽东地区民兵六个方面的作用:在大念“山海经”中的带头作用,在发展乡镇企业中的骨干作用,在发展外向型经济中的促进作用,在普及科技传递信息中的示范作用,在脱贫致富中的先锋模范作用,在维护社会治安中的助手作用。习书记对我们说过:“民兵一定要围绕着经济工作去建设、去教育、去发展。要想有前途,一定要靠自己好好地干,要干出成绩来。前途不是要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。”我们根据他这个思想提出一个口号:“要想有地位,首先有作为。”当时对于宁德扶贫工作,部队上并没有给我们下达任务,但是在习书记指示下,我们开始组织民兵参加扶贫。分区、武装部在乡镇都有自己的扶贫点,民兵都有自己的脱贫项目,组织群众、带头脱贫。当时福安县大林村,是个少数民族村,穷到什么程度?人均年收入只有74块钱,村两委没有办公场所,也没有学校,孩子们读书就在老百姓的房子里。教书的老师还是个18岁的女孩,她住的房子底下养牛、上面晒地瓜米,连个房门都没有,就用个竹帘挡一挡。我向习书记报告了这个村的情况,他当即批了6万块钱。我们用这个钱在村里修了一条路,盖了学校和村委办公场所,安装了一个电视机、一部电话。学校里没有桌凳椅,我就到我原先工作的守备役师里借了一些。3年以后,那个村的人均年收入才达到570块钱。

  我记得当时村委会主任两口子都有肺结核,5个孩子3个也被传染了。吃的东西只有盖菜,都是菜干了放到缸里腌着,平时一点一点拿出来煮着吃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我就跟乡长说,请他赶紧想办法弄两百斤大米来。我们分区军医给他们一家人去看病,还为村里专门培训了一个卫生员。1989年,我们还因此被评为国防部民兵预备役工作先进单位,总政和省委都转发了文件。

  前年我又到那个村子里去看了一下,老百姓在我们修的路口竖了一个碑,叫爱民路,我看了很感慨。习书记用军民联手扶贫的办法,既教育了部队,又锻炼了民兵预备役的干部和战士,还推动了宁德地区的发展。

  总而言之,习书记对军队事业有感情、有思路、有办法。1991年,全国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会议在福州召开,他当时饱含深情地作了一首《军民情·七律》:

  “挽住云河洗天青,闽山闽水物华新。小梅正吐黄金蕊,老榕先掬碧玉心。君驭南风冬亦暖,我临东海情同深。难得举城作一庆,爱我人民爱我军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630093126.jpg

  采访组:那么,习近平同志当时是怎样以身作则为部队官兵作榜样的呢?

  赵文法:在我看来,习书记以身作则为官兵作榜样,主要表现在他有三种力量。

  一是信念的力量。在宁德也好,在福州也好,他在经济建设、社会文化建设等方面都展现了着眼长远、谋划全局的战略思维,尤其是在扶贫攻坚方面提出了许多既有新意又切合实际的举措,这都源于他对党的事业的忠诚信仰,源于他对人民的深厚情谊。

  二是学习的力量。习书记喜欢看书,也喜欢思考,经常看到他用典型事例深入浅出地和我们讲道理。有一次他给我们讲,有两个人到非洲去推销鞋子,到一个小国家,这个国家的人不穿鞋子,全是光脚的。其中一个人看到这个情况,就说这个地方一点儿市场都没有,他认为当地人都不穿鞋子。另一个人却说这个地方市场很大,因为他认为不穿鞋子并不等于不需要鞋子,而是他们不会穿。我可以教他们穿鞋子,那我带的鞋子就有销路了。他就用这个例子来教育我们,要善于透过现象看到本质,把事物中隐藏的积极因素挖掘出来。

  三是廉政的力量。习书记在宁德、福州做了大量工作,廉政问题做得尤其好。他经常讲:打铁还得自身硬。他自己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做得非常严格。

  在宁德的时候,我们每年都开一次县委书记工作会议,一般都会给参会代表买点纪念品,那个时候都是这样做的。1989年那次县委书记会,我们决定买三用机,可以听广播、录音,还可以放录音。买回来以后,我就给他拿一个,他既是地委领导,又是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,拿一个是应当的。可是他不要。他说:“你要支持我的工作,在福建干干净净地干事业。”我当时很感动。后来他调到福州,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我又拿着三用机去送给他,我想着反正他都要走了,应该会收下的。可他还是不要。

    我想,习书记之所以能够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认可和拥护,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行得正、坐得端,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,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不做。


来源:《学习时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