攻克加里山

2019-07-01
作者:王长雨 主编:邓俊伟 编辑:陈心怡 李冰洋
73

我的父亲是太行山的儿子!

父亲王聚金,1924年2月25日,生于山西长治县河头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自幼家境贫寒,17岁丧母从小就挑起了全家人的生活负担,当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上中国领土的时候,贫寒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,他亲历过日军的凶恶,遭受过日军的野蛮毒打,怀着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仇恨,1942年投身抗日烽火走上了反对民族压迫,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道路。

刘伯承司令员,邓小平政委

1947年7月,刘邓大军12万人在鲁西南突破黄河天险,揭开了我军战略大反功的序幕!在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的指挥下,父亲参加了千里跃进大别山、襄樊战役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千里追击、解放大西南、解放重庆、大西南剿匪等重大战役,一九四九年十一月,在著名的淮海战役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中,他们三营奉命坚守双堆集小马庄阵地,双堆集距黄维兵团指挥部2000米,是敌人突围的主攻方向,敌军三个团在飞机大炮坦克的配合下,企图突破我小马庄阵地。

但是在我三营顽强的阻击下,敌人遭到毁灭性打击,开始从团的攻击后变成营的攻击,最后只能拼凑成连的进攻,战况进行的十分惨烈,堑壕被夷为平地。父亲所在的连也仅幸存5人,危急时刻,连长命令他一人死守主阵地,这时大约又有一个连的敌人冲了上来,他临危受命,以一挡百,用两支步枪轮流射击着,15岁的小通讯员不停地给他压子弹,真是弹无虚发,敌人纷纷倒下,两支步枪毙敌100多名。

淮海战役纪念章

在他的勇敢战斗下,终于将阵地牢牢地控制在我方手里,为我军主力最后围歼黄维兵团做出了巨大贡献,战后被授予“战斗英雄”称号,荣立大功,从一名普通战士提升为连指导员。

1951年3月,二野主力12军奉命抗美援朝,部队从辽宁宽甸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。4月惨烈的第五次战役打响啦,12军属于第三兵团(王近山代司令)负责中路突破,35师的任务是攻占加里山,控制洪扬公路,截断美军退路。35师在李德生师长率领下,一路势如破竹,连续攻克三角洞、阵机洞和光大谷美军的多处重要防线,直插加里山。加里山下的洪扬公路,是一条贯通朝鲜南北的大动脉,美军为控制加里山 ,不但派有重兵把守,而且还有大量火炮支援,封锁十分严密,我军两个连先后攻击失利。

美援朝时的王聚金

为了尽快拿下加里山,好钢用在刀刃上,首长决定调谴父亲所在的钢铁连,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加里山。接受任务后,父亲率领全连乘着夜色向山头摸去,炮弹不断呼啸着从头顶上飞过,前后左右到处都是爆炸声,许多战士当即牺牲,他一边命令战士们散开卧倒,一边和副连长隐蔽在一块大石头下面。

突然,一发炮弹在不远处爆炸,这时他下意识推了一下躺在旁边的副连长,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副连长,一声未吭就牺牲了,他感到非常痛苦,一跃而起,冒着踏响地雷的危险,带头率领全连向敌人的阵地猛冲,“冲啊!杀啊!”敌人摄于我军威势,看到蜂湧而来的志愿军将士,纷纷弃阵而逃,后山是悬崖峭壁,无路可逃的30多名美军,纵身跃下了悬崖寻找上帝去了,其中有一名美国士兵站在悬崖边上吓得瑟瑟发抖,父亲冲上去伸手把他拽住,并拍拍他的胸脯,摆摆手,用简单的英语告诉他:“别怕,我们优待俘虏!”

这时天已大亮,战士们饿了一晚上,开始打扫战场,美军给养都是罐头,罐头上面是玉米芯,下面还会有几枝香烟和火柴。忽然,天空飞来十来架飞机,先在头顶上盘旋,然后开始扔炸弹,数十门大炮也向山头轰击,一时间炮弹和炸弹象狂风暴雨般袭来,敌人的狂轰滥炸持续了两个小时,倾泻了上万发炮弹,山头到处是弹坑和焦土,树木变成了焦桩,全连伤亡100多人,连长和通讯员牺牲,父亲虽幸免于难,但耳朵被震聋了,几天听不到声音,从此留下病根,声音小了听不到,声音大了震的耳朵疼,父亲常说他是从千万发炮弹滚出来的,战争是多么残酷!

朝鲜劳动党中央颁发证书

这时,山下的洪扬公路上敌人正在向南逃窜,父亲迅速率领全连战士占据有利地势,向敌军猛烈开火,正在撤退的敌人突遭打击,顿时惊慌失措,仓忙丢下了30多辆汽车向东海岸方向逃去。公路上逃敌不断湧来,敌人开始反击了,坦克不停地向我阵地轰击,美军坦克炮使用的是炸子,为减少伤亡,他命令战士们用厚厚的土把身体覆盖起来,将头部钻进散兵坑里,有效地保存了战斗力,使敌人的坦克无法发挥作用,洪扬公路上到处是燃烧着火的敌军汽车,绵延一公里。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,攻克加里山之战,是我军打的最好的一战,完全达到了战略目的。我军由于携带弹粮有限,无法及时补充,所以主力部队开始北撤。

攻克加里山立功证书

由于沃克在第四次战役的撤退途中车祸身亡,盟军新任总司令李奇微,要比麦克阿瑟和沃克厉害多啦,他是在美军四次失败后接任的,面对志愿军将士誓死如归的战斗精神,美军士气十分低落气。李奇微此人有点军人素质,他能深入前线,实地勘察,发现许多牺牲了的志愿军战士炒面袋都是空的,由此判断,志愿军前四次战役每次打七天便停止追击,无法继续扩大战果的原因,是携带的弹粮有限,所以,李奇微摸到我军的做战特点后,这次一反常态,突然,乘我军回撤时发动全线反击,企图围歼我主力。这天早上,美军在20辆坦克导引下突然向我营地驰来,师部决定103团留下掩护主力安全转移,103团的将士们就近占领高地,以大无畏的英雄主义与敌展开激战,先后打退了敌人10余次攻击,有的连队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、枪托、甚至石头与敌博斗,牢牢控制着阵地,安全地掩护师部主力转移。团长问父亲:“师主力已安全转移,你还有多少人?”父亲回答道:“还有35人!”团长说:“还是你人多,留下掩护团主力撤退吧!”

营长在布置战斗任务,右二为王聚金

人,谁不热爱自己的生命,但战士更热爱自己的荣誉!为了掩护主力撤退,35名勇士表现出了英勇无畏,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,他们挖掘工事,构筑阵地,猛烈地朝敌人射击,顽强地阻击敌人,整整一天没有让敌人前进一步,安全地掩护了主力撒退,天渐渐地黑下来,他们一边射击一边沿着山腰向西北方向转移,靠缴获美军的指北针,经过三天突围回到团部驻地,全连仅幸存三人了。五次战役,父亲他们连150人付出了巨大牺牲,对敌六次做战,攻克两处美军高地,两次受到部队表彰嘉奖,父亲因为做战勇敢,贡献特出,荣获三等功勋章一枚,提升为营长调任团部工作,以后又调到师部任职,有更多机会向老首长李德生学习共同战斗!1953年12月奉调回国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政治干部学校学习深造,为以后从事领导工作打下基础,在校期间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解放勋章一枚。

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

转业后,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地方建设和经济发展中,先后任晋中地委吕梁工作组长(四清),大三线山西轴承厂筹备处主任、厂革委会副主任(常委)、副厂长等职,为山西轴承厂的创建和发展呕心沥血,在领导工作岗位上任劳任怨,谨谨业业,对子女严格要求,让子女在最苦最脏的生产第一线工作,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对党绝对忠诚的品格。

2016年4月,父亲在忻州走完了他的一生,享年93岁。他的一生是流血奋斗的一生,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谨记父亲教诲,热爱祖国,知道父辈们的创业艰辛,紧跟习主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!

来源:铁骑披麋